开放时间
周一至周五
上午:8:00—11:30
下午:14:30—17:30周五下午整理内务不对外办公
周末和法定节假日休息
寒暑假值班时间另行通知
地址:科学会堂一楼二楼

校友汪金权扎根山乡育人22年
发布时间:2010-11-09 浏览次数:

1987年,他作为当时华中师大唯一的一名黄冈籍“优秀毕业生”,却毅然选择故土,被分配到了蜚声中外的黄冈中学任教。一年之后,在师生们的挽留和同学们的惊讶声中,他回到了蕲春北部山区的一所高中任教,他长期从微薄收入中挤出一部分捐给贫困学生,让特困生和自己同吃同住,一干就是20多年。他,就是我校1987届中文系毕业生汪金权。


汪金权生火烧水

如此倾尽所有地帮助学生,而汪金权自己的生活却只是勉强维持着生计。他的爱人二十多年来一直患病在家,两个孩子一个读大学,一个同样身患疾病,家里连一台电视机都没有。不久前,我校83届校友捐款成立“金权基金会”,每年注入10万元,专用于资助蕲春四中的贫困学子。


汪金权接受媒体采访

近日,他的感人事迹感动社会,湖北日报、楚天都市报、长江商报、人民网、新华网等几十家新闻媒体和网站进行了报道。新华网、中新网、搜狐、新浪、网易、腾讯、凤凰网、新民网等几十家新闻网站转载了汪金权的感人事迹。

21日,省教育厅发出通知,要求全省教育系统向汪金权同志学习,用爱和责任铸造师魂。通知说,汪金权是新时期人民教师的优秀代表,是我省教育系统涌现出来的师德模范,是广大人民教师学习的典范。全省教育系统要学习他扎根山区、淡泊名利的高尚情操;学习他不畏艰辛、献身教育的崇高理想。

省教育厅还派人赶到蕲春四中,看望汪金权老师,送去了10000元慰问金,并将其纳入“楚天中小学教师校长卓越工程”。该工程旨在通过高端培训、设立导师制等举措,培养造就一批本地著名、省内闻名、全国知名的教育家型的教师和校长。

Part1:央视《新闻联播》聚焦大别山师魂 

“山乡教师的守望,山里娃娃的希望。”5月22日,央视《新闻联播》等三档新闻节目连续播出汪金权老师的事迹,并配发如上评论。

22日下午3时,央视一套《新闻20分》栏目播出《22年甘做人梯,安守清贫》报道,长达3分钟。该片通过对汪老师校友、学生、同事等多人采访,勾画了一名放弃名校、淡泊名利、痴心助学、安于清贫的优秀山乡教师形象。

22日下午4时,央视新闻频道播出汪老师事迹,时长达7分钟,详细介绍了汪老师22年乐于助学、把一腔心血全部奉献给山乡孩子的动人故事,并特别配发了评论:《山乡教师的守望,山里娃娃的希望》。

22日晚7时18分,央视新闻联播以2分钟时长播报汪老师事迹。画面中,汪老师的白发令人动容,汪老师的淡然令人敬佩。

访谈节录:

谈学生——不求成才但求成人

在接受央视采访时,汪金权说:“跟学生在一起真的是很幸福,不管是现在的还是20年前的,他们都很可爱,我为他们感到骄傲、感动。虽然他们有的起点不高,基础不好,但最后能够成为社会有用的人,我就感到欣慰。我不求他们上名牌大学,但求每名学生能成为一名好公民。”

谈金钱——面对诱惑坚持就好

对于记者的追问,汪金权说:“要说人对外面的诱惑不动摇不动心是不可能的,但动摇归动摇、动心归动心,最终能战胜诱惑,坚持下来,这个最重要。”

央视记者还采访了在深山老家简陋的土坯房住着的母亲陈细花。老母亲说:“他支援了学生,把学生当自己的孩子一样,唯愿个个好。我有无新房子住没有关系,只要我儿好,房子不漏雨能住就行。”

央视评论:山乡教师的守望 山里娃娃的希望

一支粉笔,一块黑板,一群孩子……22年了,汪金权始终过着清贫的日子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可他却只愿为学生捧出一颗真心。年复一年地操劳,耗尽青丝,他靠自己微薄的薪水,把无数学子送往梦想彼岸,充实着大山深处祖祖辈辈脱贫的希望。

我们相信,在许多个乡村,还有许多个汪老师,他们不怕白了双鬓,弯了身躯,在贫瘠的土地上,开拓出一片片沃土,浇灌着一棵棵希望,共同守望着孩子。

Part2:大恩不敢言谢,我愿为他养老——受助学生感念师恩

22日日下午3时,中央电视台新闻栏目刚播出汪金权事迹时,有电话打进蕲春四中。电话那头,曾在该校就读、如今在深圳务工的朱焱生激动地说:“我也是汪老师的学生,我和工友们看了刚才的新闻,大家都羡慕我有这样一位好老师!”

朱焱生1990年到1993年在蕲春四中就读,17年过去了,他依然记得老师的名字,铭记老师的教诲。而谨记师恩的,朱焱生只是其中之一。有毕业生回老家,下车后先奔四中;从高中到研究生毕业一直受汪老师资助的学生汪洪奎则说,“我养他一辈子都不过分”。


回老家时一下车先奔四中

21日上午,在武汉工作的田涯今年第二次回老家,和往常一样,他下车第一件事不是回家,而是直奔四中,奔向他曾与汪老师同吃同住过的宿舍楼501室。到了门口,想都不用想,更不用拿什么钥匙,直接把手伸到铁门里面,挂钩轻轻一拉,门就开了。这个动作,从田涯2004年离开学校至今,每年都会“上演”若干次。

田涯说,汪老师的宿舍从来不设锁,大门永远对学生敞开。正是这份挚爱,让他每次回乡,脚步都不由自主地奔向四中。在汪老师宿舍内,一呆一下午,甚至一个晚上。开始他的父母觉得奇怪,早听说儿子回来了,却迟迟没到家,后来才知道他每次先去汪老师那里。“每回都这样,已形成了习惯。”田涯说。

田涯回忆,2003年,他在该校读高二,因热爱文学,他梦想通过写作改变命运,一度退学写作。汪老师当时没有教他,但知道这个学生,便主动找到他劝说:“通过发表作品而被特招的学生只是少数,绝大多数人还是得通过踏实求学,才能改变命运。”随后,汪老师让田涯复学并住进了自己的宿舍,不仅管学习,还管生活和思想。1年后,田涯顺利考上大学,如今已是长江出版集团的一名编辑,还出版了自己的著作。

“我养他一辈子都不过分”

和田涯相比,汪洪奎的故事更显“传奇”。汪洪奎现为辽宁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,因其家庭极度贫寒,迄今为止接受了汪老师长达10年的资助。

在与记者的连线中,他一口气说了1个多小时:“没有汪老师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可以说,汪老师虽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,却胜似亲生父母……”“你有想过回报汪老师呢?”面对记者的询问,汪洪奎沉默哽咽,几欲凝噎,半晌回答说:“大恩不敢言谢,感恩这个词可能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……我一直希望能够早一天回报他,可很惭愧,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这个能力。我一直都清楚,他自己和家人过得很不容易,还挤出钱来帮助我,我深感不安。将来他老了,我希望能把他接到我的身边,我养他一辈子都不过分。”

学生家长病床上作揖为谢

汪老师的付出不仅让学生感动,也让学生家长感佩不已。“汪老师,家里没有什么好招待的,但你一定要坐下喝杯水啊!”昨日,当汪老师来到张榜镇六溪村余腊梅家里时,对方拉着他的手说。余腊梅还一再请求记者:“汪老师是个大好人,你们一定要多写写他!”

余腊梅告诉记者,因夫妻俩没文化也没力气出外打工,家中很是贫穷,供不起儿子汪义华上学。2007年春,正读初二的儿子一度面临辍学。汪老师找到余腊梅劝说:“你让孩子去上学,生活费我来出。”汪老师资助了这名学生2年。“老师啊,您的大恩报不尽,我恨自己不能下床,哪怕煮一碗荷包蛋给你吃也好啊!”昨日下午,汪洪奎56岁的病母田利兵在病床上挣扎着,双手合十,连连给汪老师作揖。汪老师说:“你不要太在意,有困难大家帮一帮就过去了。”

面对学生以及家长们的感谢,汪老师一脸平静。在他看来,这么多年的坚守与付出,他个人不图什么回报,“学生们将来对社会有用,我就很欣慰了。”

书店店主与汪老师的三面之缘

蕲春县一名书店店主小张昨给本报来信,回忆与汪老师的三面之缘。

小张曾3次到四中摆摊售书,3次都看到了汪老师的身影。“在贵报上看到,汪老师穿的还是那件旧衣服,那样瘦削的脸。”

小张第一次到四中卖书,是在三四年前。汪老师趁高考体检的空隙,带学生来到书摊,花了约一个小时,精心挑选了半编织袋的《读者》。小张问:“老师,您买这多书干什么?”汪老师回答:“给学生看。”

不久后第二次见面时,汪老师和学生一起翻看了很久,最后摸摸口袋,似乎没钱准备走。“我当时问了他一个不该问的问题:老师你今年有五十七八岁吧?”汪老师微微一笑就走了。

今年五一期间,小张第三次见到汪老师。汪老师带着几名学生默默地看了半天书,最后买了一本字帖。

小张在信中说,“通过看报才知道,20多年来,汪老师资助了学生们10多万元。这笔钱他可以在县城买套房子了。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行动起来,帮助汪老师解决家里的问题,给金权基金会注入一笔笔善款。”

——(转自5月23日楚天都市报头版头条)记者陈杏兰 谈海亮 特约记者 张立群

Part3:央视镜头前汪金权敞开心扉

我后来帮助我的学生,不是因为我多么无私和伟大,而是我本来就受过他人的帮助,才得以完成学业。而受过我帮助的学生,以后也会再帮助别人。
——汪金权

【少年丧父】 穷山村走出首个大学生

汪老师出生后,父母为其取名“金权”,蕴涵着身处底层的贫穷农家对子女前途最朴素的愿望。不过,母亲陈细花没有料到,这个儿子的人生选择恰恰与“金”“权”背道而驰。

汪金权是家里的老大,兄弟姊妹共4人。在他出生的1963年,地处大别山下的革命老区蕲春县异常贫穷,家里养活4个子女非常艰难。偏偏母亲陈细花又是个苦命的女人,第一任丈夫,也就是汪金权的生父,在他9岁时便离世了,继任的丈夫也在接下来的8年后去世。最后,是大家族里的一位长辈怜悯这一家子孤儿寡母,帮他们挑起劳动力的担子。

就在半饥半饱的挣扎中,汪金权念完了小学和中学。1983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华中师大,这是郝子堡村解放后的第一个大学生。小山村顿时沸腾了,乡亲们整整放了一里路的鞭炮,将这个“状元郎”送出村口。

“当年他给家族里长了脸啊,谁都知道我家里出了个大学生。”陈细花回忆大儿子当年上大学的情景,仍一脸满足。

那个年代,上大学免费,还可以享受国家补贴的生活费。即便如此,第一次出门到省城,总还是需要路费和一些生活费。汪金权的4个叔叔每人拿出两三块钱,凑给了侄子。五叔汪义华知道侄子没有衣服穿,便把身上的一件衬衣脱给了他。“没想到这件衬衣在路上弄丢了,他到学校还哭了一场:又没有衣服换了。”汪义华说。

望着儿子的身影远去,陈细花巴巴地盼望着,等汪金权念完大学,吃上商品粮,就可以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条件了。

【受助于人】 一件军大衣他留存至今

从偏远落后的蕲春农村来到武汉,汪金权成了大学同班中最贫穷的学生之一。他因此得到了更多的照顾,那些历历在目的回忆让他感念至今。

当年,华中师大学生每个月可以拿到国家补贴的2元钱生活费。“班主任程翔章了解我的家庭情况后,特意给我申请每月再补助2元。4元钱是什么概念?那时候,一毛钱可以看一场电影。”

汪金权还告诉记者,武汉夏天的蚊子多,看到他没有蚊帐,程翔章给他拿来一床自己的蚊帐;冬天到了,看到他床上的被褥薄,程翔章又向学校为他申请了一件军大衣。这件军大衣,陪着汪金权念完大学,又被带到黄冈中学,带到蕲春四中,直到如今,还留在他房间里的箱子里。

“还有一个同学彭涛,也多次帮助我,前后4次来四中看我。我后来帮助我的学生,不是因为我多么无私和伟大,而是我本来就受过他人的帮助。而受过我帮助的学生,以后也会再帮助别人。”汪金权说。

除了物质上的帮助,程翔章还经常找汪金权谈心。“程老师知道我是从农村来的,比较自卑,不善于表达,所以特别鼓励我:你在经济上困难,但人格上跟其他人是平等的,没有必要觉得低人一等。”这些教育理念,同样也在汪金权日后的教学生涯中传承下来。

凭着大学4年的扎实苦读,1987年,汪金权以“优秀毕业生”的身份,被分配至蜚声全国的黄冈中学任教。

【放弃名校】 平静返回家乡落后中学

这一年,苦熬多年的46岁农村妇女陈细花,终于等来了大儿子参加工作。汪金权记得,他在黄冈中学的月工资大约是50元。

这个工资水平在当年不算太高,但也不低。时年25岁的汪金权,开始用自己的工资补贴家用。“那时候家里还在点油灯,装不起电灯,我把钱拿回去给家里装了电灯。”汪老师说,这可能是他给家里所做的仅有的几件大事之一。从第二年调到蕲春四中后,陈细花再也没有见到大儿子像模像样地拿回家一笔钱了。

而汪金权之所以调到蕲春四中,中间还有个小插曲。

到黄冈中学上班不久,汪金权到蕲春四中看望初中时的老师顾凤鸣。师生俩闲聊时,顾老师说起,四中远离县城,属于县里比较差的高中,师资和教学设施都很差,很难招到优质生源,也留不住好老师。

顾老师压根没想到,两人闲聊的这番话,汪金权都记在了心里。“他说那他调过来吧,就很简单的一句话,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。”顾凤鸣说。

此前,汪金权其实是想调往黄冈教育学院,以他的性格,想在高校做一个学者。但和顾凤鸣的一席谈话后,他转而向蕲春县教育局提出,愿意调到四中。“家乡的教育事业办成这样,总得有人来振兴吧。再说,我还存了一点私心,四中离家里近,方便我照顾家里老人和弟妹。做老师在哪里不是一样?”汪金权说。

教书自然在哪里都一样,可物质待遇却不是哪里都一样。一个明显的落差是,调到四中后的前几年,汪金权的月工资只有30多元钱。也就是从调入四中开始,汪金权的工资不仅仅属于他和家人了。

【坚守大山】 和学生同吃同住已多年

从当年的30多元钱,到如今的2000多元,汪金权的月工资随着教师工资调整水涨船高,然而,他和家人的生活却没有因此有多大受益。

22年来,10多万元的工资,大部分都被他资助给了学生。他在蕲春四中到底资助了多少贫困生,没有人清楚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或许只有他在学校里住的那间宿舍——四中教师公寓2号楼501室,可以提供最直观的证据。

那是一间何等简陋的房子啊!建好时是什么样,现在就是什么样,没有任何装修的一间三室一厅毛坯房。客厅里只有一张旧木方桌,几条木凳子。墙上挂着的一个石英钟,是屋子里最值钱的财产,那还是学校在交房时送给每个老师的礼物。

两个房间里,除了木板床,就是几张板凳和木板,垒起两个书架,架子上全是发黄的书。房里没有衣柜,装衣服的只是两个木箱子。厨房里做饭用的还是木柴,没有杯子给客人倒水喝,他只能略显尴尬地拿出几个瓷碗,其中一个还缺了口。

就是这间房子,最多时有8个,现在还有4个学生与他住在一起。而即便是如此简陋的房子,也并不属于他——他根本没有钱买,只是租住。

他的大学同学们,直到毕业18年后,才知道他回到了蕲春四中。此前的很多年,同学聚会时,大家只知道他离开了黄冈中学,从此没有音讯。18年后,当年的大学同学、黄石七中校长叶甲友得知他的消息,前去看望他时,看着当时年仅42岁的他一头白发地站在宿舍里时,辛酸之下忍不住长叹:“老汪啊!你这是何苦!” 而他总是微微笑着。在大别山下的这所中学,他已坚守22年,并将继续默默守望着他的学生。

——(转自5月22日《楚天都市报》头版整版报道)

编者按:能不能让关爱跑在感动前面?

22年的坚持和奉献,22年清贫困苦的日子,他帮助了多少山里贫困的孩子,又尝了多少辛酸苦楚?我们感动于他这份师者仁心,感动于他扎根家乡的情怀,感动于他的舍小家为大家,感动于他22年的执着与坚守……太多太多的感动,可是感动之余不经让人痛心,如果我们能早一点关注到这些山里娃娃的教育,早一点看到亟待发展的山村教育和经济,无论对于汪金权还是这些孩子,这22年的苦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吃了?

好在人间处处有真爱,感动之余,总会有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纷至沓来,仿佛印证了那句老话——苦尽甘来!这是令人欣慰的事,但我们能不能让关爱来得更早一些?汪金权苦了22年,也苦出了多少孩子。现实的境况是,关爱往往是牵着感动的尾巴出现,我们能不能让关爱跑在感动前面,在发现问题的时候,在预计到问题的时候就将关爱送到需要的地方?像汪金权扎根的蕲春北部山区一样的地方,像蕲春四中的学生那样的孩子,在中国还有很多。

(编辑:黄亚婷 周良玖 来源:师大在线 )

馆址:武汉市珞瑜路152号科学会堂 邮编:430079 电邮:archive@mail.ccnu.edu.cn 电话:67867198 67868115
累计访问
人次